正道沧桑:南泉禅的再出发

发布日期:2018-02-14发布者:管理员 作者:nanquan

2018年2月3日(农历十二月十八日),南泉塔院普愿禅师真身木塔主体工程开始安装,四根大柱稳稳地矗立在原址之上。

南泉禅寺大雄宝殿基础已筑就。2018年2月3日摄。

 

近代以来,中国遭遇“二千年未有之大变局”,传统文化受到一次又一次的冲击。历经一千多年的南泉禅寺未能抵挡住这浩荡潮流,在二十世纪六十年代遭受重创。普愿禅师真身塔被毁,南泉禅寺也被拆除,佛像被烧成灰烬。

20007月,当我去南泉村寻访的时候,村里人能够知道这个古老寺院的人已不多,只有少数年长者还留有一些模糊的印象。一位桂姓老人带着柴刀一路披荆斩棘,把我带到一片竹林深处,找到一处遗址,告诉我这里就是普愿禅师的真身塔,塔的后面是塔院。他的姐夫曾经是这个寺院的僧人,“文革”初期被迫还俗。南泉禅寺就这样消失在世人的眼中。
南泉山全景图。

 

南泉,在禅宗史中是一个极有影响的专有名词。公元795年,马祖道一禅师的三大弟子之一——普愿禅师来到南泉山,自构禅宇,足不下南泉三十多年,将南泉寺建设成为当时世界最大的农禅中心。天下学僧,竞相奔赴南泉山,投入普愿禅师门下习禅,兴盛时僧众近千人。当时的地方行政长官宣歙观察使、御史大夫陆亘也拜普愿为师,并奏请唐文宗赐额“南泉承恩寺”。普愿禅师,禅宗史书上多称为“南泉禅师”,他则自称“王老师”,后人也称他为“王老祖”,是一位极其优秀的禅门宗匠。南泉普愿、百丈怀海、西堂智藏,号称马祖道一禅师门下的三大士。有一次,马祖道一禅师带着他们赏月。马祖问他们,月亮这么好,适合做点什么呢?西堂智藏说:“适合读经。”百丈怀海说:“适合坐禅。”南泉普愿禅师一语不发,拂袖便行。马祖道一禅师感叹道:“经入藏,禅归海,唯有普愿,独超物外。”“独超物外”,这就是普愿禅师的禅学品格,不读经,不坐禅,超然物外,这才是禅学的真精神。

“马祖创丛林,百丈立清规。”禅宗发展到马祖道一禅师这里才创立丛林,广泛培养弟子。在马祖的三大弟子中,百丈怀海创立禅林清规,使禅宗丛林生活有了制度性的规定。普愿禅师则是真正继承和实践马祖道一禅师禅学精神的人物。吴经熊博士在《禅学的黄金时代》一书中,称赞马祖门下的普愿禅师就像孔子门下的颜渊,颜子是孔子仁学的践道者,而南泉则是禅门的践道者。禅门中广为流行的“平常心是道”的思想,正是出自马祖道一和南泉普愿。马祖道一禅师曾先后提出“即心即佛”和“非心非佛”的命题,到晚年则提出“平常是心道”。南泉普愿是马祖道一晚年接收的弟子,继承的正是“平常心是道”思想。在禅门语录中,“平常心是道”思想自马祖道一禅师晚年提出之后,弘扬最力者就是南泉普愿,他的其他弟子中只有伏牛自在等极少数人提及。当赵州从谂问“什么是道”时,南泉普愿极其正面的回答:“平常心是道。”非但在禅理上弘扬,在实践中南泉普愿禅师也大力将禅道修行真正落实到日常生活之中,开启农禅的新书面。九世纪二、三十年代,他的同门百丈怀海、西堂智藏都已圆寂,普愿禅师成为那个时代的硕果仅存的禅门耆宿,受到天下学子的追捧。他也顺应时代,开山弘法,将南泉禅寺打造成国际农禅中心,江湖上号称“南泉庄”。

南泉弟子众多,有史可考者达二十余人,皆主化一方。其中有名者如赵州从谂、长沙景岑、紫湖利踪等人,更有新罗道允,回国后开启新罗禅门九山之一的狮子山门。后世文字禅兴起,公案流行,各种公案选本中,南泉及其弟子的公案均占较大比重。普愿禅师的“南泉斩猫”、“南泉牡丹”、“不是心、不是佛、不是道”、“平常心是道”以及赵州禅师的“吃茶去”、“狗子佛性”等一系列公案在禅门中长期流传。值得一提的是,一花开五叶,禅宗的五叶后来只人临济宗和曹洞宗流传至今,而曹洞宗的创始人洞山良价禅师和临济宗的创始人义玄之师黄檗希运禅师都曾来到南泉禅寺,在普愿禅师门下长期学习,他们都是普愿禅师的弟子。可以说,当今天下禅人都可以来南泉禅寺寻根问祖。
2015年10月,南泉普愿禅师铜像揭幕。

 

南泉禅寺是禅茶的祖庭。禅茶的真正形成,以赵州禅师的“吃茶去”公案为标志。作为普愿禅师的弟子,赵州的禅茶当然来自南泉。赵州禅师晚年住河北赵县观音院(今柏林禅寺),但河北并不产茶。赵州从谂禅师在南泉跟随师父二十多年,随师父种茶、制茶,一起饮茶。南泉禅寺位于皖南产茶区。当代中国十大名茶安徽占四种,都产自皖南或皖西南。在南泉普愿禅师的语录里,我们发现大量关于普愿禅师摘茶和饮茶的记载,这表明作为农禅中心的南泉禅寺,已非常重视茶叶的种植、制作和饮用。禅茶正是在这里形成,由赵州从谂禅师而传播开来。

如此重要的禅宗名刹,竟然成为了历史的废墟,不免让人感到悲伤。我寻找到南泉真身塔遗址之后,努力将之公之于世。不仅撰文在《池州日报》连载,2003年还和韩国《禅文化》月刊杂志社合作召开了中韩南泉禅学研讨会。这次会议召开之后,《中国宗教》《佛教研究》《池州师专学报》和韩国《禅文化月刊》《茶的世界》等刊物进行了报道,引起了广泛的关注。2004年,池州师专与韩国亚细亚禅学研究所合作成立中韩南泉禅文化研究所,挂靠在池州师专九华山佛文化研究中心。学术研究虽然有了进展,但寺院的重建却历经挫折,几位法师先后来南泉山欲重建寺院,都未能成功。南泉禅寺所在地在历史上一直属于池州,但在上世纪六十年代因为此地铜矿蕴藏丰富而被划归铜陵市管辖,由铜陵市负责开矿,成为一块飞地。更加令人伤心的是,到2010年由于开矿的需要,南泉寺遗址所在地已被当地政府出卖给企业,当地村民也由企业出资全部迁出,原有民房全部拆毁,南泉村成为一片真正的废墟,南泉山面临被炸毁的命运。2012年,九华山大觉禅寺住持宗学法师不忍千年祖庭被如此破坏和毁弃,发大愿重建南泉禅寺,弘扬南泉禅宗文化。宗学法师不辞辛苦,在与当地村民、政府和企业的多次深入交涉之后,南泉禅寺的建设终于有了转机。或许真是有缘之人,宗学法师来复建南泉禅寺,得到各方面的积极响应与支持。2013年,铜陵市郊区政府正式下文批准设立筹备处,开启南泉禅寺的复建工程。
2015年10月,南泉禅寺大雄宝殿奠基。

 

宗学法师是一位完美主义者,他希望将南泉禅寺建设成一座既适应新时代、具有开放精神,又能承接传统、弘扬禅门正脉的寺院。寺院建筑不仅要满足宗教活动的功能需要,还要经得起历史的考验,要与自然山水融为一体。在寺院规划与设计上,先后邀请东南大学、京都大学等校的一批国内外知名专家进行创意。南泉山并不高,远看有如一只卧虎。南泉禅寺三面环山,中间有良田数百顷,很适合建设成一个园林式寺院和国际农禅中心。通过三年多的努力,塔院大殿建成启用。大雄宝殿已经奠基,进入实质性建设阶段。相信用不了几年,一座高品位的寺院将在南泉山重现。

 

宗学法师非常注重文化建设。南泉禅寺在进行寺院建设的同时,开展了一系列禅文化活动。
2015年10月,第二届中韩南泉普愿禅学研讨会暨第九届世界禅茶大会举行。

 

201412月,为了纪念普愿禅师圆寂1180周年,南泉禅寺举行了盛大的传灯法会。20154月南泉禅寺与池州学院、韩国国际禅茶文化研究会签订了《关于共建中韩南泉禅文化研究所的框架协议》,明确共同研究南泉禅文化,召开学术研讨会,主办南泉禅文化讲坛,进行禅茶文化交流。20155月,在宗学法师的支持下,由中韩南泉禅文化研究所主导,池州学院禅茶社成立,召集有兴趣的大学生进行培训,传承和发展禅茶文化,至今已发展三批社员。201510月,第二届中韩南泉禅学研讨会暨第九届世界禅茶雅会在九华山五溪山色大酒店召开,来自中韩两国的学者、茶人和禅师以及信众共四百余人出席会议。北京大学楼宇烈教授亲临讲话。20177月,复旦大学禅学会在王雷泉教授的带领下来到南泉禅寺,在这里开启了一场“两位王老师”(普愿禅师自称王老师)跨越千年的对话,王雷泉教授用两个小时讲解南泉禅学。

 2017年7月,复旦大学王雷泉教授来南泉禅寺讲学。

 

淹没了近半个世纪的南泉禅寺终于回归人们的视野,一座新的农禅中心正在形成。